假山假水的中国园林已经严重过时
来源: | 作者:鲁仲鹏 | 发布时间: 740天前 | 793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古代的中国大宅里面,如果场地允许的话,都会有一个后花园,不惜花费巨资也要建造各种各样的假山假水、亭台楼阁,原因你可能还不知道,一般人我也不告诉他。


图来自互联网(传说中——皱、透、漏、瘦的太湖石)


在那个时代,交通非常的不发达,出门旅行的代价和风险都极高,只有特别有钱的,或者有特殊原因的,比如进京赶考啊,官员赴任啊什么的,才会真的迈出那一步,出一趟远门跟要了命似的,什么西出阳关无故人啦,什么少小离家老大回呀,所以,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老家。于是,有钱人在家里建造假山假水、亭台楼阁的大花园,就成为一件极具价值的事情,十里八乡的人都会来观赏和崇拜,直到上世纪80年代,这个逻辑依然成立。



但是现在,改革开放40多年过去了,高铁飞机、高速公路通达全国每个角落,有些90后年纪轻轻就已经环游全中国,至少,大多数人都出过远门,包括探亲、打工、旅游等等,总之都见过一些世面,赶巧中国又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国家,江河湖海、沙漠森林什么都有。


在人们看惯了真山真水之后,中国园林的核心理念——假山假水就马上显得特别的小气和虚伪。


我小的时候觉得成都的人民公园就挺好,里面有人工堆出来的山坡,还有一个湖,好几年学校春游的时候都是去那里,每次都兴奋得要死。然后我大概是13岁开始出门远行,我和我哥两个人坐火车从成都到贵阳,一路上有特别多的见闻。从那以后,我觉得什么公园都没意思了。


上图为成都市人民公园 图片来自互联网


2000年的时候,我来到深圳,第一次登上莲花山才发现,原来公园也可以是一座真正的山,逛公园就是爬山,再后来全国各地都开辟了大量的国家公园,全部都是真山真水,真的大海真的森林。


再然后中国人开始走出国门,领略了黄石公园、马尔代夫和贝加尔湖之后,再回到苏州园林里面就会觉得古人其实太矫情了。


上图为深圳莲花山公园 图片来自互联网


请注意,我不是说苏州园林不美,相反,我觉得那个真的是美得冒泡,我自己经常拿着相机去拍,对拍出来的摄影作品还经常很自恋地到处给人家看,可是,那个美已经失去了它在现实中的基础!


我坚定地认为,一个艺术品,失去了存在的基础之后,无论它的形式有多么的美,唯一的出路就是进博物馆。比如我们的国粹京剧就是这样,还有美得快要晕倒的昆曲牡丹亭什么的,不管你怎么呼吁,怎么挽救,它们终将会离我们远去,最后被定格在博物馆的一个展厅里。


上图为扬州个园  鲁仲鹏拍摄于2015.12.31.


这两年中式建筑和中式园林突然间受到了市场的热烈追捧,从棺材里面爬出来,又充满活力地重新上市了,非常的热闹。但我觉得吧,那都是巨富们的投资游戏,造价奇高,圈子极小,还特别矫情。就像20年前的欧式豪宅一样,折腾了半天,才发现用力过猛了,根本就没人愿意住进去。


所以还是朴素一点,低调一点,务实一点吧。


下图为某新建中式豪宅。


现在大家都用白话文,看电影,玩手机,古体诗词已经和飞檐翘角一同消失在历史的深处,你怀念也好,不舍也好,都无法改变这个残酷而坚硬的事实。往前看吧,亲们,没有回头路了。


那今后应该怎么办呢?说来也简单,园林主要的作用就是美化环境,说是观赏都有点过。。。。至少,不用再模仿大自然了吧,树就是树,石头就是石头,池塘就是池塘,简简单单最好,稍加设计即可,不要死盯着看,用不着跟日本人一样什么东西都搞出一个“道”来,大国嘛,糙一点没事,人是地球的过客,去忙点有价值的事儿,不要都成了恋物癖。


所以我主张建筑和园林都简单设计即可,不追求新、奇、特的各种理念和效果,从最基本的材料和功能入手,感觉不够了再加一点,还不够就再加一点,最终还是停留在不太够的那种状态中。


这又牵扯到水满则溢、盛极而衰的哲学思想,不说那么远,举个例子吧——


就像一块排骨,世界上早就有各种经典的做法,可以红烧、清蒸、盐焗等等,但是可不可以这样——先用白水煮,熟了以后尝一下,很香,但是有点淡,于是放点盐,再一尝,已经很好吃了。实际上我的体验是,后来吃遍了各种做法之后,还是觉得新鲜出锅的白水煮排骨加点盐是最好吃的。我这么说,不知道讲清楚了没有?


下面是几张简单实用的现代小花园设计 图片来自互联网






总结一下,假山假水已经严重过时,是古代社会的特殊产物,是病态审美的奇葩现象,是过度设计的昂贵产品,在工业化时代解决了人类的衣食住行之后,互联网又带来了潮水一般的海量信息,以至于民智大开,人心思变。假山假水不会再继续存在下去了,市场不买账,文人不歌颂,金主们自己早就觉得寡然无味了。


这周就到这儿吧,再聊!


鲁仲鹏

2018年4月27日 20:09:17

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