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产品,就是理工男耍流氓
来源: | 作者:鲁仲鹏 | 发布时间: 131天前 | 253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天的工业化(装配式)建筑领域,基本上被理工男占据了

理工男(女)不是坏人也不是笨蛋,他们占人口的80%,但是在他们把持的局面里,找不到产品思维这个东西。他们关心的永远是参数。比如,一台相机好不好,他们只想知道画幅、光圈、感光度和价钱,这些当然很重要,也基本上是一台相机好不好的决定因素,但是不管他们信不信,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另外一套完全不同的逻辑,可以把它称之为产品思维。


什么是产品思维

比如,这台相机带出去好看吗?拉风吗?能泡到美女吗?能拍出漂亮的照片吗?这就是产品思维,用产品最终的效果来衡量其构思、设计、制造等全过程的优劣与成败,但这些又是文艺青年的想法,和理工男的逻辑不在同一个频道,双方严重对立而且互相瞧不上。


工业化领域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没有产品思维

说回到工业化建筑企业,他们都在强调自己的参数是多么的先进,比如预制率是多少,施工周期是多少,干作业占多少比例,造价是多少,能拿到多少补贴等等。如果这时候有个傻X出来问一句,这房子好看?好用吗?好卖吗?女人喜欢吗?老人喜欢吗?我的儿子、孙子会喜欢吗?大家一定会觉得哇塞,这个人好low,不懂工业化,尽问一些怪问题。


我大概是2010年前后开始接触工业化建筑领域的,到现在刚好十年,在这十年的时间里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坚定地认为,只有做出优秀的终端产品,才是工业化建筑的出路所在,当然,除了我自己以外。


工业化建筑目前处境艰难

一方面政府在大力扶持和倡导,一方面企业在努力探索,但是市场始终打不开。就像一个领导讲过的,现在就是逆风上坡,而且是老牛破车。我当时是在一个峰会上听到的,心说这位领导什么来头,可真敢讲啊。虽然大家都认同,工业化建筑的逻辑是对的,一定是将来的趋势,世界上也有不少发达国家成功地实现了建筑的工业化,比如日本、芬兰、德国等等,但为什么偏偏我们不行呢?


寻找原因

前些年有人说是因为国家标准没有及时制定出来,拖了行业的后腿,现在标准也出来了好几年了,后腿仍然拖在后面。还有人说是因为中国的人均GDP太低,还不到工业化建筑大行其道的时机,今年中国人均GDP已经超过1万美元,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尤其是东部发达地区,距离高收入国家还有5-10年的时间,现在也没人再说那话了。


与此同时,传统建筑业的成本一再飙升,其造价已经早就跟工业化建筑持平甚至更高了,但是中国的工业化建筑还是迟迟不能起飞,真是邪了门了。


我个人的观点是——目前没有一个像样的产品出现在市场上。


理工男不能独立成事

理工男是工业的人才基础,但是完全依靠他们是做不出像样的产品的,这时候需要大量懂得审美的文艺青年,才能和理工男一起创造一个个好看、好用、整体优秀的终端产品。可惜,投资人中间的理工男也占了80%,他们也是参数狂人,同样是很少懂得审美,于是资金大多投给了理工男。文艺青年连个唬人的商业计划书都写不好,也难怪。


有哪些产品是市场需要的?

比如高层住宅,每个房地产企业都在研发自己的户型,而且都有自己的观点,但在我看来他们基本上是在混日子,因为房子太好卖,完全没有研发的动力。自然的,其成果令人非常失望,我几乎所有参观过的楼盘,都存在大量明显的硬伤,他们养着一个个高薪的团队,就是没有好的产品。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另外,酒店也是标准化程度很高的建筑类型,完全可以工业化,而且量还很大,但目前除了少数品牌会采用一点工业化内装以外,其他绝大部分还是按照传统的方法在施工。还有学校的教室、农村小住宅等等建筑类型,都是可以工业化的,但从来没见过一个像样的产品。


我曾经尝试过

两年半以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新民居寻求一千万元投资》,(点击可查看)目的是寻求一笔投资来实现工业化建筑终端产品的研发,之后接触了几位潜在的投资人,但并未达成合作,可能当时双方都没有准备好吧。今年过年新冠肺炎期间宅在家,我又设计了一个可以量产的农村小住宅,希望能够找个机会尝试着建造并且对其进行调整、改进和迭代。









我知道你马上就想问我建筑面积多少?层高多少?造价多少?异型构件如何制造?哈哈,是不是理工男的本性马上显露无遗?我其实也是理工科出身,只是我经过漫长的训练之后拥有了超过绝大多数普通人的审美能力和综合判断能力,不再是一个理工男了,而是一个文艺青年,或者文艺中老年、与理工男的结合体。


那些数据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房子整体很好看,比例协调,含蓄耐看,看上去和传统的民居非常接近,市场的接受度会比较高,符合一般人对中国新一代民居建筑的心理预期,同时又和传统建筑明显不同,采用了大量裸露的清水混凝土、白色墙面和黑色小青瓦的黑白灰的搭配,是创新的东西。


最后,那些数据还是告诉你吧,免得憋出毛病来——建筑面积240平米,一层3.3米,二层最低处2.1米,总造价在80万左右,有5个自带洗手间的卧室,还有一个用于洗衣、晾晒、打麻将、抽烟喝茶的巨大外廊,冬天可以用折叠窗封闭,全屋中央空调+地暖,南北通用。


另外,我还是希望能够使用我的另一个公司名称,叫做时光建筑,因为这个名字我更喜欢一点,跟我的理念更合拍。新民居这个名字虽然知名度好一点,但更像是设计公司,而不是工业化建筑公司。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亲们下期再见!


鲁仲鹏

2020年2月28日 09:50:48

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