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尝试下乡建房,但失败了三次
来源: | 作者:鲁仲鹏 | 发布时间: 368天前 | 656 次浏览 | 分享到:

和很多人一样,我有一个去乡下生活的梦想,所以我一直以来就想去乡下盖房子。盖房子具体有什么用呢?

  • 第一,用于居住和办公,我设想一家老小在乡下生活,父母早已退休,他们可以种菜养花,我可以把工作室搬到乡下去,房间很多,员工都能住得下,大家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工作,像个大家庭一样。

  • 第二,可以实践各种设计的理念,包括宏观的格局和细节的做法,都可以在这里尝试、调整,这样可以使得设计和实践之间的鸿沟被抹平,实现设计上的进步。

  • 第三,可以邀请更多设计师在周围建造自己的工作室和居所,形成一个微型的创意园区,慢慢酝酿艺术的氛围,使其更加有规模,有影响,甚至能最后形成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2013年的时候,我第一次为此做出了实质性的努力,当时在广东河源的乡下,我在那里设计了一个现代四合院,然后同一个小区有一块地在出售,一亩左右,我去看了,还挺满意的,于是下定决心买下来。


下图是我2009年设计的房子,这块地就在同一个小区里面


那天我和我老婆很兴奋地背着40余万现金开车去河源,准备交给当地的村长来实现这笔交易,村长收下了,但是等我们回到深圳以后,他又打电话说原地主不愿意卖了,因为好像有什么新的政策下来,这块地就快要升值了,然后他把钱退给了我。


第一次的努力付诸东流,当时这件事情给我留下了巨大的遗憾,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哈哈,幸好当时没弄成,因为那个小区到现在仍然是一片荒凉。我之后又多次去过那个小区,升不升值我不知道,但显然那不是一个适合生活的地方。太偏僻,基础设施太差,几乎没有人气,晚上黑灯瞎火的怪吓人。


2014年的时候我第二次把这个梦想付诸行动,当时的情况是我在设计院的一个朋友的老家在广东惠州博罗的乡下,他邀请我去那里建房,我们多次一同前往考察地形,他雇了一台挖掘机把那块场地上的荔枝树全部挖掉,土壤里居然跑出一窝田鼠,我当时站在旁边看着,就觉得这是一块“生地”。


下图就是当时拍的照片:


所谓的“生地”就是没开发,没有三通一平,其建设难度是很大的。果然,几个月以后,所有人都对这块地失去了信心,因为要修路修桥,要平整场地,要引水引电,成本实在不低,谁也没有能力承担这笔启动的费用。


第二次的努力失败之后我消停了好几年,直到去年(2019年),我开始关注一个叫做“土流网”的网站和app,上面有很多农村可以流转的土地信息,这时候我才发现农村有大量的空置房屋是没人想要的,原来的主人进城了,而且不再愿意回来,房子也早就年久失修,但政策不允许卖给村子以外的人,而村子里面的人又不愿意要,于是只能任其空置直到坍塌。


于是2019年11月的时候我专程去了一趟成都,那里是我老家,我对成都的风土和气候很熟悉,感觉在那里建一栋房子应该是比较靠谱的事情。然后我找到土流网的工作人员带我去看地,每次收费400元,一共看了3块地,分别位于都江堰、彭州和郫县,其中都江堰那块我很喜欢。


下图就是都江堰这个旧房子:



我在隔壁的民宿里面住了一晚上,竹林里面的阴气、潮气、寒气让我有点不适应。早上,窗外忧郁的天空和床下冰凉的鞋子让我想起了年少时候在这里度过的18年漫漫时光,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温度,还是熟悉的寂寞。



我喜欢这个地方,可惜这块地距离柏条河太近,只有30米的样子,属于生态保护范围,不允许新建房屋。而老房子的条件实在太差,仅仅是改造的话,心里很是不甘。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又一次留下了巨大的遗憾。下图就是柏条河,水量充沛,清澈碧绿,那个画面刻入了我的脑子,我回到深圳以后很久了,还总是幻想我会在那条河边散步。


下图是附近的田野:


另外还有一个房子位于彭州的山里面,交通不方便,从市区开过去要走40分钟很窄的山路,但看到房子以后还是很惊艳,我相信那些文青,他们愿意放弃一切定居在山林里面,花费巨资改造老房子,都是被第一眼的惊艳感动了。见下图:

这块地我没看上,位于极其偏僻的山上,而我胆子还没那么大,估计有阳气更旺的年轻人才愿意来这里吧。终于,到现在一共三次努力都失败了,但我还是没有放弃,还会继续寻找机会。


最近有读者推荐一本好书《吾民无地》,我当时就下单买了,到货之后一天就看完,看完之后仰天长叹,啊,真是一本好书啊!书中主张土地私有制和取消户籍制度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正确方向,我想了很久、说不清、不敢说的事情,都被这本书说清楚了,资料详实,调查充分,论述严谨,典型的学霸作风,我辈只有敬仰的份儿。


真希望这本书被领导看到,然后放开土地政策,那我们这一行就有事情做啦!。。。。。当然,现在也不是无事可做,只是我们现在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土地私有制状态下建筑普遍的精致和持久。


去年年底刷抖音的时候刷到一个村子叫龙潭村,在福建宁德乡下,2017年开始打造,花了两千多万,现在居然奇迹般聚集了数百位全国乃至全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设计师、文艺青年,在那里创业、生活,一看就是我向往的地方,当时就决定去看看,已经买了去福州的高铁票,可是由于天气太差,雨水不断,而且临近过年,于是只好取消,等年后再去,没想到一场疫情把这件事一下子推迟了好久。


等疫情过去了,我一定要去看看,看福建人到底在搞什么创新。


鲁仲鹏

2020年2月18日 09:44:17

深圳